澳门威尼斯人博彩官网

时间:2014-09-15 15:05  作者:澳门威尼斯人博彩官网 来源:http://www.zz1818.com

译者按:Travis Kalanick,UCLA CS 辍学生,连续创业者,可能是世界上最名声远扬,抑或臭名昭著的手机租车应用 —— Uber 的创始人。究竟他和他所代表的公司,真的是出租车行业的 disruptor?抑或他只是一个追求利润,不惜实行「峰谷租价」的资本家?阅读本文,或许你会对 Travis Kalanick,硅谷创业者的明星有所了解。

本文为Tim Bradshaw,金融时报驻旧金山记者所写,本文最先登载于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网站上,所有英文原文著作权版权归金融时报所有。TECH2IPO/创见不拥有任何文章著作权版权。


通常,在手机应用中按下按钮后,Uber 专车会在五分钟内来到你的身边。但现在我已经坐在这里等他们公司的 CEO Travis Kalanick,等了快十分钟了。

对很多人来说使用这种叫车软件的一个暗爽不已的地方,就是可以看着小地图上的小车图标,从前面的拐角闪着光,慢慢悠悠的来到你的面前。但现在显然我看不到即将和我共进午餐的 Kalanick 的位置。

我正在这家 Bluestem Brasserie 店门口等他,选这家餐馆的原因完全是出于方便,而不是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的喜好。Uber 也是这样,除了方便,之外目前找不到其他的优点。

旧金山的正午

Kalanick 的办公室离这里只有几条街的距离,于是乎他决定步行过来。他告诉我,自己已经有一年时间没开过车了,对于大部分的出行,他都优先选择自己公司的服务——没错,掏出手机,自己叫车,自己付款,尽管他从意义上来说,算是这些司机的老板。

他一身标准「创业者」的着装:外套、T 恤、牛仔裤,一双耐克运动鞋。不过对于已经一位已经 37 岁的相当成功的连续创业者来说,他根本不算什么「创业者」,而 Uber 也算不上什么创业公司。


2009 年,Kalanick 和他的朋友 Garrett Camp 想到了这个「一个按钮,车即来到」的创意,他说,这种服务能够「让乘坐者显得特别高端」。自此,Uber 已经从一个仅限小范围私人邀请的豪车接送服务,演化成了硅谷最热门的租车垂直行业服务公司。

去年 12 月,有小道消息爆出 Uber 单周营收已经超过了 2000 万美元,周活跃用户高达 40 万人,而 Uber 并未对此数字进行澄清。不过我们确定的数字,是 Google 去年从 Google Ventures 以及私募基金 TPG 那里拿到了 2.58 亿美元的融资,公司估值已经超过了 35 亿美元。

这笔巨款帮助 Uber 在过去的 6 个月里扩展到全球一百个城市。「我们的业务进入了中国的 4 个城市,印度 6 个,」Kalanick 说,「波哥大、哥伦比亚,好多地方。」

Uber 的服务,让乘坐者显得特别高端

而当我提到了他们的竞争对手 Lyft 准备在全美 24 个城市开展业务时,Kalanick 板起了脸。很多硅谷公司的老板在面对这种问题的时候,会避重就轻地作答。比如谈谈这个市场发展的有多快,对于竞争双方来说空间有多大。但很明显,Kalanick 不是这样的人。

「我们在美国 100 个城市有业务,所以他们最好做好准备把。24 个城市?真的都是『城市』吗?我可不确定啊。至少在美国,(手机叫车)这个盘我们已经拿下了,我们比他们体量大 10 倍。」

那么 Uber 的下一步是什么呢?和很多硅谷创业者一样,Kalanick 用获得的数据来举例子:人们会在 Uber 在他们的城市开展业务之前就提前注册好账号,而注册的流程,通常通过能够分享地理位置的智能手机来完成。所以,这些用户每一次点开应用,看看 Uber 有没有开展业务的时候,Uber 的后台都能够看到。Kalanick 表示在迈阿密已经有超过 15 万人下载、注册并打开了 Uber 查看,但 Uber 在迈阿密并没有一个司机或一辆车。


餐馆的侍应生还没有过来给我们点单,但桌上的话题已经转到了 Kalanick 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了:出租车行业的 Uber 之战,以及各国监管部门对于 Uber 时不时的政策和法律性阻碍。已经拥有 15 万 Uber 注册用户,却还未开展业务的迈阿密,正是 Uber 和监管法律作战最持久的一块战场。而在国外,在德国的柏林和比利时的布鲁塞尔,Uber 也在面临着多重挑战。

布鲁塞尔地方法院威胁 Uber 的签约司机,如果他们敢接客,被抓到就罚款 1 万欧元。不过,欧盟的数字政策专员 Neelie Kroes 对这个她认为「疯狂」的决定表示了强烈的抵制。Kroes 认为,这个决定根本无法起到保护消费者的作用,只是「维护了出租车垄断联盟的利益」而已。

侍应生终于过来点单了,我向 Kalanick 澄清,这顿饭的水单将会和本文一同发出。Kalanick 表示「没问题啊。」于是乎他点了半打生蚝,还有一套牛排三明治。我则点了一份猪肉。

Twitter 上流传着 Kalanick 和说唱歌手 Snoop Dogg 的照片,但 Kalanick 向我表示,在旧金山,他其实真的很少出去玩,或者在外面吃饭。和大部分科技公司一样,Uber 的员工食堂也是十分的豪华,当然工作人员也可以使用各种订餐 App。

说到订餐 App。事实上,有不少人都认为 Uber 在未来很有可能超出手机叫车的服务类别,吞并掉其他手机点单的创业公司,成为一个业务范围更广的「按需」物流公司。没错,Uber 之前在纽约已经和自行车速递员勾搭上了。

曾经的在线书店亚马逊,经常被人拿来作为 Uber 未来发展的样板。亚马逊的创始人和 CEO Jeff Bezos,也是 Uber 的早期投资人之一,不过 Kalanick 显然不愿意被拿来和亚马逊作对比。「我认为,Uber 就是一个特别与众不同的东西,没有什么可借鉴的,」Kalanick 说道,「与众不同,就是我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独领风骚的原因。有时候我也想,我作为一个创业者,一个企业的领导者,有点像一只独狼。」

「独狼」也是 Uber 对于自己的员工的能力水平要求。当 Uber 想要在一个新的城市开展业务时,当地的雇员通常在业务推广和司机招募上,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为了招揽生意,地推有时候还会创造性地满足各种稀奇古怪的接送要求,比如送卷饼,送冰激凌,甚至接送小猫咪的服务。

然而 Uber 的战略战术并不是一直这么可爱。在今年一月,因为纽约当地的团队频繁地向竞争对手的租车服务打骚扰电话,Uber 被迫公开道歉。Kalanick 不愿意就此事进行评论,但他也承认,那时候 Uber 的推广策略有点过分「进攻性」了。

美国出租车和豪华轿车联合会发起的一个名为「Who's Driving You?」的活动,称 Uber 为「侵略性」「危险」「不负责任」的租车公司。波士顿警察局局长 Bill Evans 今年还指控 Uber 聘用非法死机做生意,助长黑车的气焰。

Uber 也在帮助他们的签约司机,以及整个社会更好地了解他们和他们所提供的服务。Uber 每月都会举办「Uberversity」活动。很多司机都会问他,该怎样面对监管机构的压力。而他的解决方法就是:有纪律地对抗。

他是这么解释的:如果抵制你的人所坚持的主张是你所尊敬的,那么你就不要和他对抗了。如果抵抗的核心目的在于保护既得利益者,在于为市民出行提供更烂的服务和更少的选择,那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生蚝一直没来,不过好歹主菜来了。Kalanick 边吃边讲,给我举出了几个恶意针对 Uber、签约司机以及客人的「阴谋」。

比如政府和监管机构要求司机在完成一单之后必须等候一个小时,比如把最低费用标的比天还高,比如要求司机在完成一单之后必须到一个并不存在的「车库」报道。在巴黎,司机通常需要支付 20 万欧元来获得政府给 Uber 按额度配发的营业执照。更有甚者,很多因为生意被抢的司机开始无理取闹,扎了 Uber 司机的车胎。

Kalanick 一条条为我细数,但最后他以一句话总结:

最终,创新和进步将会取胜。


硅谷很多创业者都以「拯救世界」自诩,而且当中不少还真的以为,自己正在拯救这个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的世界。

与之相对,Uber 则在竞争性和目的性上面显得十分赤裸。「我们非常诚实,诚实到……非常的诚实,」Kalanick 说道,「很多人不喜欢我们这种诚实的风格,我理解,但至少我们和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值得信赖的。」他的意思是,我们并不是向攫取谁的利益,我们只是想让人们能够更方便地打到车。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会侵犯到谁的利益,那都是副作用。

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小地方的市政厅不敢妄下决定允许 Uber 进入自己的管辖范围开展业务,特别是在 Uber 在 2012 年更新了服务政策之后。该政策规定只要有车,并且驾驶记录良好的司机,都可以申请成为轮班制的司机。而出租车公司也在游说当地的监管机构禁止 Uber 经营业务。他们的理由很直接:Uber 缺乏足够的保险机制,而且对于监管机构进行的背景调查,提供的信息不够透明。

Kalanick 对此无法苟同。Uber 坚称自己的保险机制是行业内最健全的。但 Uber 的安全性和可靠性记录,将会很快得到法院的审查。今年的新年夜,一名 Uber 签约司机驾车撞死了一名六岁女童,而女童的父母已经决定起诉 Uber 公司。Uber 表示无法接受,他们认为,该名司机当时并没有接单,也就意味着这起事故并不适用 Uber 的保险机制流程。

当然,这起事故是一个极端案例。但 Kalanick 对于来自法律和监管机构的挑战,向来也是嗤之以鼻。即便柏林和布鲁塞尔的地方法律对他们如此苛刻,他们还是能够维持在当地的运营,而 Kalanick 对此十分骄傲。他已经成为硅谷少有的「硬脊梁」创业者的代表了。

他说,他和 Uber 的使命就是给出租车垄断联盟带来最致命的打击。


而 Kalanick 给其他人的印象还不止于此。他在硅谷更像一位超级资本家,模仿了很多国家征收电费的规矩,对 Uber 的租车服务实行「峰谷定价」。当天气不好,或是高峰时期的时候,Uber 服务的价格能够翻上量贩甚至三番。Kalanick 表示这样能够鼓励更多的司机在租车需求较大的时间里走上街头,帮助顾客。但这个具有明显自由市场主义的定价方式,遭到了非常严重的批评。Twitter 上有人评价这种定价为「丧心病狂的敲竹杠」。

Kalanick 对此毫不在意。不过他的 Twitter 头像刚刚从 Ayn Rand(利己主义的代言人)换成了 Alexander Hamilton(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后来死在一场决斗中)。为什么?

「我们创造了一家公司,而他们创造了一个国家!这太酷了。」

那么会不会有朝一日他会涉足政坛呢?「不会,太不适合我了,因为我一点都不懂斡旋啊你觉得呢?」没错,说他是一个城市的市长,他倒是更像 Uber 城市的总经理。「当你为一个城市开发出一套新的交通系统的时候,你就成为了这个社会的新『社会支柱』了。」

社会支柱这个用词,十分的古板和奇巧,毕竟 Uber 的定位是一家轻资产的软件开发公司,而不是重资产的交通服务基础设施公司。


Kalanick 脱下他的外套,T 恤上印着一个超级玛丽的图案。他说他自从成为 Uber 的 CEO 以来,已经很久没有玩过游戏了。他是任天堂的马里奥赛车、Wii 网球以及愤怒的小鸟的死忠玩家。「巅峰时期,我是美国愤怒小鸟分数排名第七的玩家哦。」

看来他非常骄傲。「那当然了」,他笑着,但笑容中又夹着严肃,「如果有人递给我一个游戏,对我说『你看这里是世界纪录』,那我就会照这那个目标开始努力了。」当我告诉他我非常爱玩部落战争的时候,他则向我透露他是糖果传奇(Candy Crush Saga)的狂热粉丝。他目前已经打到了 173 关了——这可已经是一个非常牛的水平了,但这个水平还没有达到全国前 10。

Kalanick 出生于洛杉矶的郊区,1998 年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辍学加入了 Scour。对互联网发展史熟悉的人可能会记得,Scour 这个公司是 Napster 的另一个翻版,主要产品是一个互联网多媒体文件搜索引擎。该公司曾经拿到过 Disney 前总裁 Michael Ovitz 和亿万富翁 Ron Burkle 的投资。后来,公司因为被起诉而每况日下,Kalanick 带着一批 Scour 的工程师组建了 Red Swoosh,一个 P2P 软件公司。2007 年,该公司以 1500 万美元的价格被收购,这个价格在硅谷标准来看,可以算是一次失败……不过至少,Kalanick 分到的钱足够让成为一个连续创业者,投资或创办了多家公司,其中也包括 Uber。

「我在上家公司的前四年都没有领过薪水,但是我学会了怎样把握时机。」他讲道。

Uber 能够以高达 20% 的月营收增速持续扩张规模,很大程度上依靠了逐渐繁荣的智能手机市场给其带来的便利。不过,风险投资人 Marc Andreessen 曾经说过一句话:「Software eating the world。」说的就是 Uber 这样的公司——用移动互联网和软件的「虚拟」实力,抓住物理世界的用户需求。


Google 搞自动驾驶已经有 5 年的时间,去年 Google Ventures 又对 Uber 进行了注资,这对很多人产生了未来 Google 将会主导「自动驾驶出租车」的强烈暗示。

Kalanick 说他也坐过 Google 的自动驾驶骑车,感觉非常棒。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举出了非常多真人驾驶能够轻松解决,而自动驾驶将遇到困难的情况和问题,比如雨天行驶、高速路行驶,或是在一辆挂车旁边行驶。所有的这些问题,目前在自动驾驶上都还不能得到完善的解决。

那么 Uber 会自己搞定这些问题吗?还是「外包」给 Google 呢?「任何对于 Uber 非常重要的事,Uber 绝不会外包出去。」他说道。

等等,这个意思是 Uber 正在组建自己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吗?「我可没说啊,别乱讲,我没说过。」

他拒绝承认,但也没否认,但他认为,自动驾驶一定会在他有生之年面向消费级市场推出。现在并不是会不会发生,而是能不能快点发生的问题。


吃完了,我们各回各家。一个半小时前,为了避免多花钱,他决定走着过来,但很明显他并不在乎这顿饭是不是超了金融时报的报销额度。还好,我们的报销额度没有「峰谷定价」。

附:水单

Bluestem Brasserie

1 Yerba Buena Lane,

San Francisco, CA 94103

Iced tea $2.50

Iced tea and lemonade $3.00

Half-dozen oysters $15.00

Steak sandwich $17.00

Acorn-fed pork belly $17.00

Total (incl tax, service) $61.05


图文:金融时报、James Furgurson、Uber、Mashable

标签:

热门标签